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2章 黑化002%
慎就是因为对小师妹白梨爱而不得才会黑化,这究竟是不是真的夭夭并不清楚,但从她看过的剧情来推测,容慎的确对他这位小师妹过分的纵容与爱护。

    之所以用‘过分’二字,是因为容慎对白梨的好简直到没有原则的地步。为了她数次背黑锅被宗门责罚,为了弄到她喜欢的法器,还把自己搞的遍体鳞伤,以至于在十年一度的仙剑大会上输给燕和尘,让男主大放异彩。

    夭夭完全迷恋上容慎,就是因为他对白梨无微不至的好,她甚至将容慎当成找男友的标准,幻想自己也能拥有如此优秀宠她的老公,可是——

    这一切白梨并不珍惜!

    可以说容慎千好万好,唯独就是眼光不好。修仙界爱慕他的姑娘千千万,他谁都不爱,偏偏只喜欢这小师妹。可白梨不喜欢他啊,白梨吊着他利用着他,好多读者都嘲笑他是白梨最忠诚的备胎。

    夭夭本就不太喜欢虚伪任性的白梨,因为看了读者剧透的缘故,对她更是没什么好感。

    抬着头左望右望,奈何容慎身高肩宽挡的太过严密,在他的遮挡下,夭夭完全看不到白梨的模样。

    门外白梨甜兮兮开口:“掌门唤师兄去般若殿,说是有些事要问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凑过来拽容慎的衣袖,兴奋道:“听说师兄在蕴灵阵打败了影妖,还救回来一位小公子,他现在是不是在般若殿?”

    “咱们快过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容慎随着白梨走出两步,微微扭头想起什么,他拂开袖子上的手道:“我回去拿些东西。”

    回房却是将桌上的夭夭拎入内室。

    “你乖一些,等我回来。”容慎点了点夭夭的眉心嘱咐。

    夭夭不愿让他同白梨单独相处,大着胆子抱住他的手指哼唧。

    容慎动作一顿,不知是吃夭夭的撒娇还是不放心独自留它在无极殿,转念又将它塞入怀里。

    推门重新出房,白梨好奇问道:“容师兄去拿什么了?”

    对上少女闪亮亮的眼睛,容慎想要将夭夭洗干净再让小师妹碰,于是隐瞒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白梨没有多问,一路蹦蹦跳跳走在容慎前面。

    以往容慎总要追上少女同行,而今日他为了夭夭故意慢了两步,夭夭想要看看白梨的模样,结果刚从容慎衣领内探出小脑袋,就被一只大掌按了回去。

    夭夭坚持不懈,挣扎着还要再次探头,却被容慎愈发往怀中按。很温和的嗓音中带了几分低沉,他瞥了眼前面的白梨,低声警告:“别乱动。”

    语气虽不凶,但确实比之前同她说话时严厉了不少。

    夭夭有些气闷,到底什么也没看到。它很有自知之明,知道自己还没到能为所欲为的时候,于是就挠了他一爪子表示自己的不开心,乖乖窝在他怀中没有再动。

    容慎没放在心上,思索着一会给夭夭搓澡时,还要顺便给它剪剪指甲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般若殿是缥缈九月宗的九月之一,殿主月玄子是掌门的师兄,医术了得。

    男主燕和尘就是被送到了这里,经过月玄子的救治,他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只是陷入昏睡中迟迟没有醒来。

    容慎跟着白梨进来时,掌门月清和正负手立在榻前,他沉沉盯着昏睡中的燕和尘,见到容慎过来,一脸严肃问道:“你可知,影妖为何要屠杀燕家满门?”

    大致的情况,月清和已经从同去的弟子口中得知,此次唤容慎过来是询问事情细节。

    容慎恭敬回道:“弟子不知。”

    月清和再次追问:“就没发现什么异常?”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第一起大妖灭门案,虽不知掌门为何如此重视这次的事情,但容慎还是仔细想了想。

    他们一行人途径蕴灵镇,是被那冲天结界吸引而去。一般越是修为高深之人,所布结界颜色越浅,而修妖魔道者则相反,修为越高结界的颜色就越深,他们当夜所看的结界,呈现淡淡的粉色。

    “有一点。”

    容慎心思细腻,很快想到一处可疑,“那影妖修为远在弟子之上,却似乎不愿与宗门对上。”

    按它的修为,它若是想,完全有机会杀了容慎和其他缥缈宗弟子,可它没有。

    月清和听后表情越发难看,倒是一旁托腮静听的月玄子噗嗤一声笑了,他因常年服用丹药看着只有十二三岁,声音清亮带着几分童音:“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他看热闹不嫌事大,视线轻飘飘往容慎怀中一扫,懒洋洋对月清和道:“掌门师弟倒也不必如此忧虑,该来的躲不过,况且燕家还没绝后,等这孩子醒来,说不定能从他嘴里问出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但愿吧。”月清和不再多言,又看了眼榻上的少年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等他一走,白梨从容慎身旁冒头,直勾勾盯着榻上的燕和尘看,“这小哥哥是谁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