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6章 黑化006%
的牙都痛了,而容慎衣袖上只留下湿漉漉的口水印,隔着衣服并未伤及皮肤。

    “啾咪!”燕和尘没想到它会忽然咬人,脸色一变,赶紧将夭夭从容慎怀中抱出。

    这么小又这么柔软的一团,他舍不得下手打又不忍心责骂,只能偏心的将它罩入掌心。

    容慎同样没想到这只小灵兽会咬他,之前的相处的画面飞快闪过,他依稀还记得小团子蹭他下巴的画面,明明那么乖,又那么喜欢他。

    “我代它替容师兄道歉,它太小了还不懂事,日后我一定严加看管。”

    燕和尘自己舍不得责罚,更不忍心让容慎责罚它,一番话偏心的明明白白,也不怕得罪人。

    容慎又哪里忍心怪它,轻抚被咬过的手腕,其实夭夭那一口只留下很淡的齿痕,疼痛感没多少,他倒是担心这只柔弱的小兽会伤到牙。

    “没事,可能是我刚刚弄疼了它。”容慎嗓音放得很轻。

    他还关心着夭夭爪上的旧伤,提醒道:“回去记得帮它换药,就像你说的,它还小,很多事情慢慢教就好,没必要太严格对待。”

    燕和尘并没有因容慎的话放松警惕,勉强扯唇笑了笑。

    夭夭此时好气啊,它只恨自己刚刚没有再用力些,不然也不会让容慎误会自己讨厌他。牙齿还泛着涩痛,它挣扎着从燕和尘手中冒出小脑袋,才啾啾叫了两声,就被塞回衣襟里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事,燕和尘不愿在这久留,手捂着隆起的衣襟同容慎告辞离开。

    容慎静静看着燕和尘走远,听到燕和尘好声好气同怀中小兽讲道理:“到底怎么了,你怎么可以咬容师兄呢?”

    他不知容慎耳力极佳,得到几声啾啾后,以为自己明白了小兽的意思:“乖啊,我以后不让他碰你了还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气性真大。”

    风过,吹落一地仙缨花,花瓣飘飘悠悠落在树下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容慎停在原地久久未动,直到燕和尘的身影彻底消失,他才缓慢抬手拂去肩膀上的落花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是讨厌了吗?”轻轻的呢喃夹杂在风中。

    容慎想,他大概真的被啾咪兽讨厌了。

    被喜欢的小灵兽讨厌,任谁心里也不会舒服,何况那只小灵兽先前还同他那般亲近。容慎知道啾咪兽是因何而讨厌自己,直到此刻,他满脑子还是小兽委屈的呜咽。

    他没有抱它啊。

    他一次次刻意忽略了它可怜兮兮的示好。

    莫名间,容慎又想起月玄子前些日劝他的话。

    那微弱动摇的心思,转瞬又被额间朱砂痣的疼痛驱散。

    容慎单指按了按眉心,默念了几遍清心咒,很快朝着与燕和尘相反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夭夭计划失败了。

    千怪万怪,只能怪它这只幼兽太废物,竟连咬人都不会。

    燕和尘只简单教育了它几句,之后还是照常喂它哄它开心,他听从容慎的话帮夭夭的小爪子重新换了药,只是在缠纱布时,不会帮它系漂亮的蝴蝶结。

    自从拜入无情殿后,燕和尘就开始变得忙碌起来,他每日起早贪黑打坐练功,本就不太爱笑,之后脸上更是没了笑容。

    月玄子特意叮嘱过他,在啾咪兽的血契没有结成时,千万不要让它暴露在宗门里。为此,燕和尘带它出去的时间少了,每日都将它关在卧房中,小心翼翼藏着它。

    半个月过去了,夭夭自那日就跟着燕和尘搬去了无情殿,更是没再见过容慎。

    这半个月内,白梨几次找上燕和尘,得知他成了掌门的徒弟,对他更为喜欢有好感。她每日必会给他送汤送糕点,燕和尘被她烦的不行只能收下,每每在回房时都丢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燕师兄你在吗?”这日燕和尘不在房内,夭夭正无聊咬着脆果练牙口,忽然听到白梨的声音。

    燕和尘性子冷淡很少与人交流,又因是掌门爱徒,从未有人敢擅自入他房间。

    偏偏白梨不顾虑这些,敲了两声没得到回应,她直接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夭夭小心翼翼藏在燕和尘的床榻里侧,本以为她放下糕点就会离开,谁知她不仅不走,还哼着小曲在燕和尘的房中踱步。

    左翻翻,又找着,白梨不知不觉就走到内室,夭夭退无可退将自己尽量缩起,眼看着白梨一屁股坐在燕和尘的榻上。

    “咦?”就是这么随意的一眼,她发现缩在角落的小团子。

    夭夭本想装死不动,却被白梨一手拎了起来,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白梨拎的正是夭夭受过伤的左爪。

    夭夭痛的哼唧了两声,开始剧烈挣扎起来,它白白软软的一团,看着实在没什么杀伤力,白梨看清它的模样喜爱的不得了,赶紧攥起摸了摸它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