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男配求你别黑化 > 第23章 黑化023%
很快闭上眼睛,临睡前他还不忘提醒夭夭:“等天亮,我就带你下山。”

    夭夭趴在他项窝勾玩着他的头发,眼睛笑弯轻轻应了声。

    天亮后,夭夭在下山前去了趟无情殿。

    内试的分组试结束后,之前的押注全部收盘,夭夭投进去的银票翻了三倍。她也是今日才知道,原来那日她同容慎比试时,不少人见容慎给了她渡缘剑,又将银子押在了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宗门大多数弟子都知道容慎心善人好,所以也信他会为了哄小灵兽开心故意输掉比试,毕竟分组试对他而言并不重要。只是他们没想到,容慎都把渡缘剑给了夭夭,却还是没打算让她赢。

    当时他们在台下看两人比试笑得有多开心,之后在赔钱时哭的就有多大声。

    “好多师兄都说你们这组是笔稳赚不赔的买卖,没想到最后这组赔的最惨。”

    燕和尘说着:“看到你拿着渡缘剑上台时,我险些也以为容师兄要故意输给你。”

    要知道,修仙者的法器是极为私密的东西,并不会随意借给别人用,更何况容慎那把剑还是上古神剑,引多方窥伺眼馋。

    夭夭本来是把这些当成笑话听,只是后来她笑着笑着发现事情不对劲儿,既然容慎没打算让她嬴,那为何要将渡缘剑借给她用呢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让你用来防身吗?”燕和尘接了句。

    夭夭看了他一眼摇头,“时舒你好傻,云憬自有分寸怎么可能会伤到我,相反是那渡缘剑剑气更重难以把控,云憬还在台上还多次提醒让我当心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这件事的矛盾点,容慎说是要夭夭拿着渡缘剑防身,其实是让她故意拿上台给那群师兄弟看。

    燕和尘被夭夭这么一提醒,皱了皱眉脑子飞速运作,“所以容师兄是故意的?”

    他想到一种可能,“会不会从一开始,容慎让你拿渡缘剑防身就是幌子,他真正的目的是要迷惑台下的人,让他们误以为他想要故意输掉比试。”

    夭夭也反应过来了,她感慨了句:“云憬好腹黑哇。”

    如今再回忆容慎上台前的举行,他沉思后给了她渡缘剑勾唇提醒她当心,夭夭不由赞叹容慎的好心机。他这样做,是故意让那群师兄输钱帮她解气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夭夭心里爽快了不是一点点,一想到那群师兄哭天喊地的模样她就想笑,抱过燕和尘递给她的银子,她偷偷给自己塞了满满一口袋,“那这些我就收下啦。”

    等到容慎进屋,她藏好私房钱对他露出笑容:“哥哥快看,夭夭赢回来好多钱!”

    燕和尘将一切看在眼里,干咳一声全当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夭夭如今已经可以隐藏耳朵和大尾巴了,但灵力支撑不了太久,随时会露馅。

    为了不吓到蕴灵镇的百姓,所以他还是给夭夭披上了宽大斗篷,夭夭的脸颊被斗篷遮住大半,她郁闷道:“我长成这样他们也会怕吗?”

    就只是多了一双毛茸耳朵和大尾巴。

    容慎抱起夭夭唤出渡缘剑,想起一件‘趣事’,“去年我在山下遇见只妖精,也同你这般幼小可爱,还知喊我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容慎道:“我被它无害的外表哄骗,被它一爪抓穿肩膀,后来降服它才知,它利用这副皮相杀害了数十名村民,最喜欢剥皮吃人。”

    夭夭听得抽了口凉气,转念她反应过来,“云憬觉得我像那只妖精?”

    不然他说这件事的意义何在?

    容慎笑着摇头,“我只是随口一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兽耳和尾巴太招人,就算百姓看了不怕,也会引来捉妖人。”其实化形的上古神兽与精怪妖魔不沾边,但有些初级捉妖人并不懂得区分。

    夭夭也没太纠结这些问题,虽说披着斗篷有些碍事,但总归能出来玩就好。忽然发现,这还是她第一次同容慎单独来蕴灵镇玩逛。

    如上次那般,夭夭先让容慎带她去酒楼吃饭,将挂单上所有的饭菜都点了一遍。

    两人开了间包厢,夭夭索性脱下斗篷放开肚子吃。

    装菜的碟子比夭夭的脸还大出一圈,容慎不吃,夭夭就抱着盘子自己吃,吃了个半饱时,她夸了句:“这家的蒸糕好好吃。”

    容慎单手支着下巴,桃花眼氤氲柔和望着她,他轻应没有接话,偏转目光漫不经心看向窗外。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夭夭的错觉,她总觉得容慎下山后有些心不在焉,像是在寻找什么。

    饭后,容慎带夭夭出门结账。

    柜台后老板拨弄着算盘,讨好笑着:“公子,您的饭钱已经有人结了。”

    给了整整一锭金子。

    夭夭咦了声,以为是谁把账结错了。正要出声询问,容慎拉着她的小手迈步离开,他表现的太平静了,就好似早已习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