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修真小说 > 天宫之星 > 第2章 真相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ungue.cn】

    走在清冷的街道上,夏林一脸茫然。

    入狱后没几天,官府就把他在太和楼的股权低价处理掉了,所得款项悉数赔偿给遇难者家属。

    而太和楼是这位前败家子唯一的倚仗,父母过世后,他吃住都在酒楼里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,自己成了无家可归者,或许回临海县成了唯一的选项。

    夏林摇头苦笑,不知不觉中,他走到了太和楼门口。

    此时酒楼的早市已经开始,门口人来人往,生意火爆。

    夏林看着既熟悉又陌生的酒楼,沉吟许久,似在回忆,自言自语道:“没想到中毒事件的影响这么快就消退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道古怪笑音从酒楼门口突兀响起。

    “呦,这不是东家吗?”

    夏林微微挑眉,视线投去,然后便是见到,一位三四十岁的麻脸汉子径直朝自己走来,嘴角的笑意,微带嘲弄。

    麻脸汉子名为李刚,是太和酒楼的账房先生,他背后的人,是当初买下夏林一半股权,历阳城五大家之一汤家家主,汤启德。

    一年前,夏林入不敷出。

    他将酒楼一半的股权,以一万两银子的低价卖给了汤启德,而李刚迅速投靠了汤启德并被提拔为账房先生。

    夏林漫不经心地收回目光,这个家伙,在投靠汤启德前,为了巴结讨好自己,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三年前,十四岁的夏林染上嫖赌的恶习,罪魁祸首就是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李刚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,简直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夏林眼里冷厉的光一闪而逝,装出一副苦兮兮的模样,有些嗫嚅地说:“老李,我现在已不是东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呦,我差点忘了,现在太和酒楼只有汤老板一位东家了。”李刚略显夸张地拍了下大腿,用似笑非笑的嘲讽语气说道:“夏公子没了营生,今后可千万别去吃百家饭啊。都是自己人,有困难找我老李,施舍你几碗饭还是没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有手有脚,能养活自己。”夏林的声音平静清冷,然而其中所蕴含的冰冷,却让李刚微微打了一个寒颤。

    李刚倒吸一口凉气,目瞪口呆地望着面前的夏林,眼中满是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他怎么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……他还是原来那个二愣子吗……做了一次牢让他开窍了……一个个疑惑浮现在李刚脑海中。

    一时间,这位原主的狐朋狗友居然不知道如何接话了。

    “老李,我回来拿几件衣服就走。”沉默片刻,夏林语气转缓,打破了这份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经过短暂的思考,他将心中那股翻涌的愤怒压制了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融合了原主的记忆,但似乎缺失了一些记忆,有些事情也需要重新捋一捋,比如食物中毒事件和原主的死亡。

    夏林想到既然死了十几个人,为什么坐牢的只有自己一人,酒楼的伙计厨师和掌柜全都安然无恙?

    自己的股权都已经被官府卖掉了,为什么还有人不放过自己,冒这么大的风险在狱中杀人。

    难道是有人怕我出来翻案?

    可一个被公认为败家子的傻子怎么可能有这个能力?

    或者保自己出来的人有这个能力和想法,所以对方先下手为强?

    那究竟是谁要害自己,又是谁将自己保出来的?

    短短几秒钟,夏林脑海中一个个念头浮现。

    可他依旧一头雾水,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但夏林明白,如果对方连一个傻子都不肯放过,突然发现自己不傻了,那岂不是要逼对方狗急跳墙。

    我是一个败家子,我是一个傻子,夏林心中默念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回来拿行李啊……”李刚长舒一口气,笑眯眯地打量夏林一番,心想刚才是自己多疑了,败家子终究是败家子。

    他用力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,信誓旦旦道:“我这就派人帮你去拿。”

    说着指着身旁的伙计,命令道:“你,去何掌柜那里把夏公子的行李拿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带少爷去拿。”

    一位儒雅的老者从酒楼走出来,笑容中带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老者名叫何靖,是太和酒楼的掌柜,也是跟着夏家大半辈子的老人。

    当年十四岁的夏林成了太和酒楼的东家,何靖担负起了辅佐和教育夏林的重任。

    几年来他一直尽心尽力,对夏林严格要求,生怕对方走了弯路。

    可惜学好三年,学坏三天。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