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表小姐王晞陈珞 > 第二百四十四章 变异

第二百四十四章 变异(1/3)
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“京城很乱吗?”王晞让常珂在临窗的大炕坐下,白果上了茶点,她这才问常珂。

    “也不是乱。”常珂犹豫道,一副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样子,“就是大家都很紧张,各府都拘束家里的子弟,不让在外面走动。百姓大多数也都跟着关门谢客,街上冷冷清清的,五城兵马司、羽林卫、金吾卫,全都取消了沐休,也不知道要干什么的?

    “我们家毕竟只是普通人家,不比永城侯府,夫婿怕到时候有个什么万一,顾不上我,才让我来你这里避避风头的。”

    温征如今还在金吾卫。

    “那二皇子出京了没有?”王晞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这次来西山,温征和常珂说了不少的事,“说是皇后娘娘病了,要二皇子侍疾,等皇后娘娘病愈,二皇子再启程去乐山。”

    薄家恐怕要气死了。

    再就是陈珞。皇上又让他去掌管金吾卫,就是打定了主意让他和金吾卫的同生共死——要是能指挥得动陈珞,自然也就能用得上金吾卫。若是指挥不动陈珞了,那让陈珞连同金吾卫一起消失,连理由都不用再找了。

    好在是不管京城怎么乱,那些豪门权贵住的大、小时雍坊是没有人敢乱来的,苦只苦了像常妍嫁的黄氏这样人家。有些余财,也小有权势,敲敲打打的还能诈出点钱财来,却又不敢逼狠了闹出人命来的,不时有子来打秋风。黄家心里也明白,只好一次一次地交涉,一点一点的往外掏银子,只盼着能少拿一点。

    常妍却被这样的情景逼得觉得自己要发疯了。

    她是永城侯府的姑娘,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样的怠慢,如同滚刀肉,任人宰割。她的心情一日比一日暴躁,却也知道这是没有办法的事,只能忍着。

    王晞心情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不管是她还是王晨,都会不时地派人去打听城里的消息,一会儿是皇上被气病了;一会儿庆云伯府持兵自重,割断了京城和外界的联系,就算有人想勤王都不行;一会儿是阁老们都跪在了金銮殿前,皇上不收回二皇子就藩的圣旨,他们就不起;一会儿是有言官撞死在了金銮殿上……

    有些听着颇为荒诞,有些却让人不由不多想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熬了大半个月,突然有天夜里京城半边天都燃着火光,远在西山的王晞和王晨均被惊醒了,站在院子里都能看见。

    这兵变了吗?

    王晞心里一片冰凉。

    陈珞是带兵的,而且带的还是皇家亲卫,不管他这次是站在庆云伯这边还是站在皇上这边,都可能会兵戎相见。

    有兵事,就会有伤亡。

    更别说要是这个时候站错了队,或者是被秋后清算。

    王晞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她跪在小佛堂里念了一晚上的经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陈裕就形容狼狈,风尘仆仆地赶过来给王晞报信:“没事了,没事了。皇上立了二皇子为太子。我们以后再也不用担心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居然两脚一软,半晌都没能站起来。

    大掌柜忙上前扶了他一把,王晞几个这才知道这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原来,皇上下定了决心把二皇子打发去蜀中,留下大皇子,让别人误以为他会立大皇子为太子。这样一来,薄家肯定不干。只要薄家敢做出不合时宜的举动,皇上就有借口和机会把庆云伯府处置了。

    皇后这个时候肯定不愿意让二皇子离京,就装病,把二皇子暂时留在了京城,准备和庆云伯商量个万全的计策。

    二皇子也不愿意就这样灰溜溜的去乐山。

    他悄悄地找了陈珞商量。

    陈珞觉得这件事还是得内阁出面才行。

    内阁都是读书人出身,现在叫嚣得最厉害的“国本论”就是他们提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谁也没有想到内阁的几位阁老这样的不遗余力,直接一字排开跪在了皇上的书房外面。

    皇上恼羞成怒,叫了侍卫把几位阁老都拖了出去,各打了二十大板。

    几位阁老颜面全无,打了板子干脆也不回家了,就跪在乾清宫外面要皇上给他们一个交待,一个个都摆出副死谏的模样。

    位高权重的臣子要死谏,那皇上成了什么样的人?死后能得个什么样的谥号?

    皇上气狠了,干脆不理,让他们跪在那里,想着等他们跪不下去了,自然就散了。

    这下子,臣子和皇上赌起气来。

    话说到这里,陈裕忍不住口干舌燥,连喝了两杯水,这才继续道:“马公公就悄悄去请了临安大长公主和宝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