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其他小说 > 安无忧蓝桉 > 42.章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“你……想好了?”沧澜喉头有些哽塞,而桌案上的宫令更是刺痛着他的眼。

    他看向兮渃,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想好了。沧澜,无论如何,望你幸福!”

    话落,兮渃深深的看了眼沧澜,而后转身离去,不见半分迟疑,潇洒扬长。

    生死门前,只要跳出生死门,她便可回到凡间。

    兮渃站在边缘,看着下面的波谲诡异,心中前所未有的宁静。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闭上了眼,抬步,坠空……

    就在她跳下去之后,云容的身影出现了。

    她看着生死门,眸色难辨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在想什么?”月老的声音自一旁响起。

    云容闻声转过头,看着满头花白的老人,笑了笑:“月老,下界总是说人生死有命,其实仙又何尝不是呢?”

    “丫头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我以为我是真的死了,将所有的恨尽数托付给了师尊,让他帮我报仇,可却没想到,我竟是捡了条命。”云容说着,顿了一下,而后轻笑了声:“不对,不是捡了,而是天道为之。可你说,既然天道早就注定我要身死,何必又要我重活一遭呢?”

    “天道无常,可无论是仙还是人,这命总是自己争来的,你别胡思乱想。”

    “天道无常,天命有偿。得到一些东西,总是要付出代价的。兮渃爱了沧澜一遭,最后宁愿放弃仙人身份,做回一个凡人。而我,重活了一遭,自然是要完成万年欢树的使命。”云容说着,深吸了一口气,从生死门前走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可想好了?”月老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云容点了点头:“想好了,这些时日同师尊在一处,我想明白了很多,那七百年我求而不得,被执念蒙了眼,如今承了恩,活了过来,护住了北天界,也在师尊前尽了孝,再之后,也不想强求什么了。倒不如就这样,只是可惜,日后这天界,再也没有北天界了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,云容手中套索陡然出现,缠绕在了因果台上。

    只见云容周身仙力暴涨,套索上扬,因果台随之而起,穿过生死门,朝着人界而去。

    而云容整个人,也被因果台的重力拽着朝着人界坠去。

    月老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幕,眼中尽是悲恸。

    就在因果台被拔起的同时,天界一片动荡,原本由屏障分割开的四天界竟是慢慢化为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!”一声高喝自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紧接着一道身影便要穿越生死门,追着云容而去,月老手中红线忙将人拴住,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天主,你这是做什么!?”

    月老紧拽着沧澜,生怕他从生死门跳下去。

    “放开!”沧澜蹙眉甩开月老的手,快步上前追着云容的身影而去。

    可下一瞬,他的身影便被挡住,玉珩的身影从不远处走来,神色冷冽。

    “玉珩,快去救云容!”沧澜高声喊着。

    玉珩没有动作,只是缓慢的走到沧澜的面前,手腕翻转,一座金印现于掌心。

    “……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沧澜不解的看着玉珩。

    “仙界四方,合而归一。中天既出,仙魔永宁。”玉珩面无表情的说出云容通过魔君之口留给他的话,看着沧澜茫然的脸,寒声道:“这是云容复生的意义,四界归一,再无东南西北之分。而你,便是这天界的仙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四个字艰难的从口中吐出来,沧澜只觉得整个人背部微寒。

    玉珩闻言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将拽起沧澜的手,将金印放入其中,转身朝着生死门而去。

    他也不愿相信,可这便是事实。

    玉珩一步一步走着,心中却满是从魔君之处听来的故事。

    他知晓魔君攻上天界有异,却不知原是云容作怪,更不知她图的是这般大的事!

    他怨云容为何不告诉她,却更心疼她一个人背负这些事。

    玉珩紧攥着拳,脚下步子更是坚定。

    又一次,他没有护住云容,他不知云容以仙魂坠下生死门,还能否存活。

    可既然这是云容做的决定,他这个做师尊的,顺着她便罢。

    只是,这天界,无论如何他都没有办法留下去了。

    天界合而为一,仙主之位交予沧澜,他身上的重任已除,接下来的种种,便由着他自己的性子吧……

    容儿,师尊可能否再寻到你?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