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无解情花毒 > 第四章协议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早上醒来,晓华还是认真看了一下卖房协议,和她想象的差不多。卖房后除了还高利贷,还能剩七八万块钱,这基本上是桑丙坤用她的信用卡套现的钱。“即使离婚了,也得让他把我的信用卡还清,不然三十多岁了,落了一个未成年的女儿和一屁股债,那可怎么办”,晓华在心里想。看来已经没有另外一种可能了,“必须离婚”?晓华问自己。没有答案,谁也回答不了她。

    躺到上午十点多,她中午起来了,尽管早就醒了,可这么多糟心的事儿,让她不愿意起来,起来也不知道去干啥。好在女儿还小,睡得沉,等她起来的时候女儿才醒了。

    “小雨,要是爸爸妈妈离婚了,你跟谁呢”?这已经是一个没法避免的问题了,晓华问女儿小雨。

    “我跟妈妈,我怕爸爸!”小雨想起看到的前几次爸爸打妈妈的情景,心头还有余悸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问晓华也知道,女儿肯定得跟她,女儿长到今天,基本上一直和她在一起,小时候她把她带到学校,大了,在她姥姥村里上幼儿园,平时姥姥照看,周末回到爸爸妈妈身边。去年刚上小学,还是跟着她在她姥姥村里小学上学。她爸爸也只是周末才看看小雨。后来,由于炒股赔钱,夫妻矛盾,他爸爸对小雨的态度也越来越差,父女感情糟糕的很。

    起来以后,简单吃了点,晓华就带女儿出来了。他想和自己的表妹文清坐坐,尽管表妹比她小四岁,可是由于没上大学,踏入社会早,重要的是,表妹是个办事很有主见的人。表妹恰好在家,她骑着电动车带着小雨,往表妹家走去。一路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,她在想,每一个陌生人的背后,也许都隐藏着一个不一样的故事,看着那个一脸茫然的人,说不定刚发生了一件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的事儿。她感觉街头的每一个人,说不定内心都有说不出的苦楚,只不过她不知道别人的故事罢了。她忽然想起一句话: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,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。像想明白了似的对自己说,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儿,也许街头的人比咱还不幸。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到了表妹家住的小区。

    “今天怎么有空来看看我了,”表妹早早就在楼下等她们了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想你和亦凡了嘛”,亦凡是表妹家的儿子,四岁了,上幼儿园。

    “不过,还真是有一件重要的事儿想和你商量一下”,她们边说边向楼上走去。这是一个多层楼房的小区,当时没有设计电梯,他们只好步行上去了。

    一到家里,晓华就把女儿和亦凡支到隔壁房间去玩了。然后和表妹说起了家里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说到丈夫半夜打她,“哇!”的一声晓华哭了,表妹见状赶紧把房门关好,怕儿子和女儿听到。然后一边劝她一边等她平静了再说。

    “有外债不怕,我们可以慢慢还,我们刚结婚时也是一无所有的。可他打我,还要卖房子,还污蔑我外面有人”,晓华边哭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就那么傻呢,我为什么就一心在他身上呢,要是我外面真有人,那现在不正好是机会了?”晓华像想起什么了,突然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听完她的叙述,文清对她说:“如果他真是打你好几次了,我建议你们离婚,反正这情况下房子他肯定是要卖的。还欠了那么多钱,不说下半辈子你们尽顾着还债了,单是他半夜把你们赶出来这件事,你就的考虑你们即使有了钱今后还会不会幸福。还有他死心塌地的认为你外面有人了,作为一个男人,他怎么能忍受”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编的,我真的没有”,晓华忍不住插话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你没有,可关键他认为你有,怎么办?我所有的意思,是觉得你们闹到现在,已经没有了感情基础,还是分开了好”。文清缓缓的说道,“况且,现在人们的观念都变了,不合适就离婚的大有人在,你自己有一份稳定的工作,还怕离婚了养不起自己?”

    表妹的话让她陷入了沉思,是啊,离婚也没什么不好吧。再也没人从家里把我赶出来了。哦,当然,那也就没家了。但是,至少碰不到要账的烦心事儿了,也不用担心被家暴了。带着女儿一起过的日子,会有那么难过吗?带着女儿在乡下教书,住在学校或者妈妈家里?晓华想着这些,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要是离婚,我该怎么做呢”?晓华问道。

    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。关注vx看书领现金红包!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做,照你说的,你们已经啥都没有了。能争取到的就争取一下吧,比如女儿抚养权,如果你要求,也可以给女儿改姓,省的以后揪心,让他把你的信用卡还清,带走你自己的东西。”你说呢,表妹说道。

    晓华想想也是,还能有啥,一起生活了十多年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