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无解情花毒 > 第五章离婚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“你也配做一个爸爸?”晓华生气的说!“不出抚养费可以,必须给小雨改姓”,晓华还是想争取一下。想的既然离了,就彻底断绝关系,省的每天听到桑字就心烦。

    “可以,但是那得离婚以后再去改”,蔡丙坤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就这样,离婚协议,卖房协议基本都在暑假前时候商量好了。7月4日,学校放暑假了。小雨还在“小荷舞蹈”学着舞蹈,晓华只好回来县城住了。在家两三天,晓华想着能不能挽回一下,主动做饭洗衣拖地的,在一起生活十多年了,要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。何况晓华是一个柔弱的女子,生活中对丈夫有着及强的依赖性,这真离婚了,以后不知道该怎么过。可桑还是那般的铁石心肠,对她们娘儿俩不闻不问,早出晚归,也不知道去干啥了。

    估计是和债主谈好卖房的事儿了,所以这几天倒也没见有人前来骚扰。离婚协议也都签好了,只等着一个双方都有时间的机会,去民政局把事儿办了。同在一个屋檐下度过了离婚前最后几个平静的日子,尽管还是一脸阴沉,但是已经没有了暴力和辱骂。晓华也想通了,能找一个就再找一个人,找不到就一个人过。自己有工资,能养活女儿。晓华走过了很长的心路历程后,对离婚由最初的恐惧和无所适从到现在的坦然面对。

    2018年7月8日,晴天,阳光有些刺眼,无风,几朵白云在天空飘荡。蔡晓华和桑丙坤到民政局办离婚手续,路上两人一句话没说。到了以后,看着门口排着的长长队伍,他们只好从队尾排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结婚这才几年,你长本事儿了,学会偷人了”,排了一会儿队后,桑丙坤发神经似的又骂起了晓华。不知道他是出于一种什么心理,故意在人这么多的地方说给别人听。听他这么一说,别人的眼光都看向了晓华。晓华已经听的多了,也习惯了,内心知道自己没做亏心事儿,反倒很坦然。倒是旁边的几个人,看看国色天香的晓华,再看看桑丙坤,露出会意的笑容。仿佛一个段子说到的:人丑莫娶美娇娘,不信你问武大郎;有钱娶了也要防,不信你问王宝强;有钱有颜也够呛,不信你问贾乃亮;有钱有才也心烦,不信你看陈羽凡。晓华一句话没吭,她知道,在这种公共场合,说什么都没用。本来这种事人家都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,谁会相信你的解释,再说了,反正要离婚了,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吧,索性不理他。

    谁知他越说越劲大,尽然问晓华道:“告诉我那个人是谁?反正咱要离婚了,你不能让我死不瞑目啊,”说完还用一种可怜兮兮的目光看着晓华,好似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。晓华一脸鄙夷的看着他说道:“你编出来的事儿你不知道,还问我,倒是你那宝贝弟弟,趁你不在家的时候给我发信息,约我出去,一家子什么人!”晓华也是忽然想起来,有一次桑丙坤外出讲课了。他弟弟桑二竟然约晓华单独去外面玩,晓华想起平时桑二对她垂涎三尺的眼神。不用想就知道他想干啥,当然就没理他。今天丈夫问到了她混的那个人,她忽然就想起这件事儿来。

    只见桑丙坤的脸一暗,顿时说不出话来,过了一会儿才吼道:“你瞎说,你在外面做破鞋还来污蔑我弟弟,这婚不离了,你必须给我说清楚”,可能是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,他说完这句话,头也不回的就走了。留得晓华一人在门口发呆,晓华想,这是怎么了?是他突然反悔了还是真是脸上挂不住。不过,经过这么一闹,晓华忽然没有了那么绝望,倒觉得离婚才是唯一的出路。没钱不要紧,关键是桑丙坤丝毫不考虑别人的感受,大庭广众之下骂他、打她、污蔑她,凸显出来没有一点道德修养的水平,今后和这样的人在一起还有什么意思。即使没有上过学的农民工,人家来离婚也没有这样大吵大闹相互指责吧。

    本来还心存幻想的晓华,经过这么一闹,坚定了离婚的信心,趁着暑假不忙,她出去找房子了,准备租一个房子和女儿一起住。毕竟女儿还报了舞蹈班,暑假期间一直得上课了,回农村娘家住也不现实。于是她开始在手机上浏览本地租房信息,下载了一堆手机app从上面找房子。在一个信息化社会,唯一不缺的就是信息。只要你有需要,就会有这样的软件。房子马上找到了,晓华去看了看,一居室,四十多平米,有简单的装修,家具齐全。价格每月一千,基本在晓华可接受的范围。当然,和原来的三居室相比是有点紧,可只能这样将就了。房子订下来后,她给人家转了七千,押金一千,交了半年房租。

    离婚已经不可避免了,那就越早越好吧。于是,晓华就多次和丈夫一块儿找时间。7月18日,在距离上次来民政局十天之后,晓华和她丈夫再一次来到了民政局。可能有了上一次的大吵大闹,这次都很平静,谁也没有多说话。默默的排队等着办手续。

    现实比故事还要精彩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