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无解情花毒 > 第二十八章住监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发生这事儿以后,雷正亮的父亲就赶紧让女儿从学校回来去陪她嫂子,并让她给儿媳妇请了假,让老婆去学校告诉孙子孙女,中午回来奶奶家吃饭。然后他就开始联系自己在公检法的老伙计,看看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雷正亮被拷住押上警车的那一刻,他酒醒了一大半,一看警车上的人都不认识,就知道不是派出所的。赶紧问道:“你们这是怎么了,我可没犯啥错误,别搞错了啊。”

    坐在他左边的警察说道:“你是不是叫雷正亮,是不是徐某某伙计,你们昨晚是不是一起喝酒了,是不是还把一个女的带宾馆了。”

    雷正亮一连回答了几个是字之后,警察说:“那我们就没有搞错,找的就是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雷正亮也没以为是啥大事儿,不就是嫖娼嘛,顶多罚款五千拘留几天就出来了。可能是公安局最近经费紧张了,找这事儿罚钱发工资呢。雷正亮还知道,每到春节前一个月,公安局就会搞一次扫黄活动,去路边饭店逮住小姐,然后让小姐交待都和谁发生过关系,交待够一定人数以后,可以不做处理,不然,就对她们处以罚款和拘留的处罚。等她们交待以后,公安局就会按她们交待的名单通知人员来交钱,每人五千。然后这些钱用于春节给公安局干警发福利。最典型的是,有一个开小工厂的老板,父子两人竟然同一天各去派出所交了五千元,气的婆婆和儿媳在家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雷正亮被警察带进了公安局地下室的审讯室,两名警察对他进行了询问,一人负责问情况,一人负责做记录。警察把昨晚的情况详细问了一下,特别问他,“你说是嫖娼,给人家钱没有,给了多少?”警察这一问把他给问住了,他只好说自己走的早,告诉伙计让他们给钱了。警察问完以后,让他看了看笔录,就让他签字。他看了一下,确实都是自己说的话和做过的事儿,就签了字。

    随后,警察就把他送进了看守所,他一看警察没说罚钱,并且把他送进了看守所而不是拘留所,他就感到大事不妙。难不成他们没给人家钱?难道我们这是定的强奸案。在他进看守所不久,他那两个伙计也被送进去了,只不过没让他们住在一个监舍。刚一进去,就给他剃了光头,然后给了他一件囚服让他穿上,并且告诉他,他是067号,以后有人喊这个号,那就是叫他。

    雷正亮进去后,同监舍的人问他:“怎么进来的?”他不知道说什么好,在外面他就听说过,监狱里最看不起的就是强奸犯,不但被别人嘲笑,还要挨打。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头上了,看他不吭声。坐在墙角的那个黑大汉使了个眼色,有个人就拿了个枕头套子,一下子就套在了雷正亮头上,然后前胸和后背狠狠的挨了几下重击,他疼得捂住肚子弯下了腰,没想到换来的是胶鞋的一顿猛揣。他躺在地上抱住了头,任由他们踹他。直到听到外面有咳嗽声响起,他们才停止了。

    以后每天吃饭,他的菜都被别人分了,他只能吃黑馍配开水,就这,还一直吃不饱。好在他父亲通过公安局的一个领导给看守所打了招呼,自那以后,他没再挨过打。但是,也没人和他说话交朋友,因为别人就认定他是强奸犯。

    雷正亮在里面度日如年,在外面的人也不好过。史花瓶在家躺了好几天,小姑子白天黑夜都来陪她,怕她想不开做出什么傻事儿,儿子和女儿都去她奶奶家住了,平时由他奶奶接送他们上学。史花瓶想回娘家住几天,也觉得没脸回去。有时候史花瓶真想一死了之,再也不在世上受罪了。可是想想那对可爱的儿子女儿,她就不忍心了。

    雷正亮的父亲雷震天,儿子发生这事儿以后也顾不得丢人不丢人了。先给卫生院的领导做了工作,让他们不要开除正亮(在那个年代,判刑也不是非要开除的)。后来,就赶紧去找在公安局当副局长的老同学刘文玉,去的时候,给刘局长带了两箱茅台酒,准备了一万元的红包。

    在刘局长的家里,雷震天把情况说了一下,刘局长思考了一会儿说道:“这件事儿关键在那个服务员,如果她承认是嫖娼,那就好办了,不管给钱没给钱都可以认定为嫖娼。但是如果她咬定是强奸,这就比较难办了,因为那就是典型的轮奸,刑法上属于从重情节。”

    雷震天说道:“这不就是来找老同学了吗,你给办案民警打声招呼,让他们给那个服务员施加压力,我们也找一下那个服务员,尽量让她改口。”“最后,你再给看守所打下招呼,别让正亮在里面受罪。”这个要求刘局长很快就答应了,当着雷震天的面就告诉看守所长,说雷正亮是自己人,别让在所里挨打了,所长那边自然是一口答应。

    找过局长后,雷震天就赶快找雷正亮那几个伙计的家属,共同想办法和那个女的商量。谁知他们联系人家几次,那服务员根本就不接电话,后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