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都市小说 > 傲娇寒少甜婚入骨 > 第1章 第十四夜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。

    盛亦初悄悄地从被子里伸出脑袋往浴室方向看。玻璃墙上水汽氤氲,纪南辰的影子在里面晃动。

    她跟他在一起三年半,他来这里的次数不多。

    今天是&a;hellip;&a;hellip;第十四次!

    他每次来都是晚上,要够了就离开,从不过夜。

    盛亦初从枕下摸出一本黑se小册子,翻到空白页,工整地写下日期:7月6日。

    他来的时间是九点四十分,现在是十一点四十分。也就是说,刚刚他折腾了近两个小时!

    难怪身上到处都在疼,像被拆了一遍。

    刚准备放下笔时,g净修长的手指突然从天而降,从她眼前chou走了日记本。

    &a;ldo;还给我&a;hellip;&a;hellip;&a;rdo;盛亦初大急,慌忙翻身坐起来,伸长了双臂想夺回日记本。

    当身t完全跪直,冷风拂到她光洁的p肤上时,她猛地打了个激灵,反应过来。她还什么都没穿呢!

    纪南辰乌漆的双瞳微眯了一下,冷寒的眼神滑向她的脖子下&a;hellip;&a;hellip;

    盛亦初又打了个激灵,又羞又臊地抱紧双臂,难堪地往被子里缩,结结巴巴地央求道:&a;ldo;这是我的日记本,还给我好不好?&a;rdo;

    &a;ldo;日记?&a;rdo;纪南辰视线回到日记本上,每一页上记着他来的日期、每一次的起止时间。还有围度、甚至男人的变化&a;hellip;&a;hellip;夹页中甚至画着人t解剖图!

    盛亦初眉头紧锁,越发地窘迫。她这是拿他做结构研究呢!

    &a;ldo;日记!&a;rdo;他甩手,把日记本丢进垃圾筒里,脸se还是波澜不惊,看不出情绪。

    纪南辰在她面前动气也是第一回。反正每次来去j乎不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盛亦初嗫嚅着道:&a;ldo;我画的不是你&a;hellip;&a;hellip;&a;rdo;

    &a;ldo;画的是谁?&a;rdo;纪南辰抱起双臂,唇角缓缓勾起一抹笑意。

    千万不要视此笑为善意,纪南辰这人,人如其名,冰寒刺骨。

    结婚契约只有半年就到期了,千万不要节外生枝。这三年半她过得还不错,j个月应付他一次,不管疼也好、不甘心也好,起他从不为难她。怎么偏偏这时候让他发现日记本!万一他刁难她怎么办?

    &a;ldo;抬头,看着我。&a;rdo;纪南辰冷冷出声。

    她缩成一团,又羞又囧地抬起头。他头发还挂着细碎的水珠,小麦se的x膛上有水正往下蜿蜒滑落,腰上松松地挂着灰se的浴巾。

    盛亦初看得有些呆了,平常她只在电视新闻里敢这样直视他的脸。霸气浑然天成的纪家唯一继承人,英俊到让万千少nv尖叫,一双眼睛里仿佛藏着天下山水,能吞噬一切敢觊觎他的灵魂。

    &a;ldo;画的谁?&a;rdo;纪南辰高大的身t俯下来,卷了一缕她的头发往前拽。

    盛亦初的脸被迫往前靠,在离他半指的距离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&a;ldo;嗯&a;hellip;&a;hellip;&a;rdo;纪南辰喉结沉了沉,尾音拖得长长的。清寒的声线像一把锋利的刀子,割过盛亦初的耳膜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他扯下浴巾再一次把她掀翻。

    第四次!

    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!

    盛亦初急了,实在经不起他再次折腾。

    &a;ldo;疼、真的疼&a;hellip;&a;hellip;&a;rdo;盛亦初求饶了,蜷成一团。

    &a;ldo;哪里疼?&a;rdo;纪南辰咬了一口她的下唇,半眯着眼睛,盯紧了她。

    盛亦初尴尬得想钻地洞。

    &a;ldo;怎么,敢画不敢说。&a;rdo;纪南辰近乎恶劣。</p>

    盛亦初双手挡在他的身前,一个音节也发不出来&a;hellip;&a;hellip;</p></p>
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最新章节 m.xinguer.com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