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都市小说 > 傲娇寒少甜婚入骨 > 第5章 失婚综合症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盛亦初早就看中那辆车了,抵债车便宜,而且利于她装比。

    她在学校里没有朋友,如果现在住回宿舍,别想过安宁日子。住在新公寓是最好的办法,可那里离学校太远了,有一辆车方便。

    她并不虚荣,而是不想让楚歆之流觉得好欺负。没法子,狗眼看人低的事她经历太多了,必须想尽千方百计保护好自己,以便顺利毕业。

    取到车,盛亦初回纪家取了自己的东西,心情无比愉悦地开着车往新家而去。

    路上她看到了刘春娇,她戴上墨镜,直接朝着刘春娇冲了过去,把刘春娇吓得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从后视镜里看着刘春娇滚落在路边的样子时,她爽得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有卖身求荣的耻辱感。

    但是后来又想了想,身t是什么?躯壳而已。ai情又是什么?虚妄而已。母亲曾经深ai着父亲,结果呢?父亲搞外遇活活气死了母亲。她啊,这辈子都不想碰ai情那种狗东西!她只要腰缠万万贯,住在h金屋,拥有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,赚很多很多钱,好好地生活。

    至于和纪南辰的事,盛亦初想到他,心里突然空落落的,很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她这是得了?

    得了吧,鬼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想讨个老婆。而她急需上学的费用,所以两个人凑和结了个婚而已。

    她把车停到小区车库,双手握着方向盘,看着四周停满的豪车,突然眼眶一热,忍不住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若妈妈不死,她就能带着妈妈住进来了&a;hellip;&a;hellip;

    所以一定要活着,不管遇到多大的困难,活下去&a;hellip;&a;hellip;

    她慢慢地趴到方向盘上,瘦瘦的肩膀耸着,压抑的情绪瞬间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那年,她经历过绝境,漫天飞雪里被人赶出来,十六岁的少nv,发着高烧,光着脚,身上只有内衣和底k,披头散发一身淤青,绝望地看着向她关紧的门。

    那个晚上,若不是十四岁的安逸把她背回去,一口热水一口热水地喂她,一点点地暖着她,她一定冻死了。

    都是人,为什么她是这样的命?

    她越哭越大声,额头压在喇叭上,汽车一声一声地尖叫。像那年瘦小的她站在雪地里发出的悲鸣&a;hellip;&a;hellip;

    你看,你看,你快看,nv人果然需要车,需要房子,需要钱。难受的时候能有一个地方把自己藏起来,尽情地哭。

    &a;ldo;姐,你别吓我!姐!&a;rdo;安逸站在车外,用力拍车窗。

    盛亦初抹了把脸,熄火下车。

    安逸捧着她的脸焦急地看了一眼,把她用力地抱进了怀里,&a;ldo;姐,你可千万别吓我!你哭什么啊?是不是刘春娇那个死nv人又去学校了?你等着,我现在就去弄死她。&a;rdo;

    &a;ldo;弄什么弄啊!好好地上你的学,有出息一点!&a;rdo;盛亦初握拳头往他背上捶。

    &a;ldo;哦,一定有出息的。你放心!我nv朋友都不养,我就养你。&a;rdo;安逸下巴抵在她的头顶,闷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后面的车有人举着手机悄悄地拍照,昏暗的光线下,那人的眼神极为y险。

    k餐厅。

    纪南辰解开西装扣子,神情淡漠地入座。

    在座的都是纪家人,每月一餐,跟来大姨妈似的,不让人缺席。最坑的是,每一次都会有年轻的新鲜nv人加入进来,就像点菜似的,等着他让他点。

    &a;ldo;纪总,听说&a;hellip;&a;hellip;你结婚了?太太怎么不来啊?&a;rdo;坐在他身边的是一个长发的大x美nv,托着腮,一脸妩媚地看着他,葱白的指尖轻轻握住他的袖口。

    纪南辰扫她一眼,无比嫌弃的眼神。nv人瞬间就慌了,赶紧坐正身子,不敢再乱碰他。

    突然他手机响了j声,j张照p传了进来。昏暗的车库里,盛亦初和一个大男生紧紧地抱在一起。</p></p>
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最新章节 m.xinguer.com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