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其他小说 > 夏婉宁陆景深 > 第23章 八年,原来她什么都不是

第23章 八年,原来她什么都不是(1/2)
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“陆敬之,你究竟要玩这种猫抓老鼠的游戏到什么时候?你究竟藏着我妈,有什么目的?”

    陆敬之抬眼看向她,她瘦了很多,但是一双眼睛仍旧明亮清澈,爱憎分明。

    见到他是眼睛里的不喜,别提有多明显。

    原本就很沉闷的心,此刻更是沉闷的可怕。

    瞧着他不说话,用他一贯的冷漠态度来对付她,符夕就气不打一处来。

    怒意再也抑制不住,她愤怒的低吼,“陆敬之,现如今我不想跟你闹的你死我活,我也警告过你,如果你继续让我不痛快,那我就拿戴琳琳开刀!你要是再不把我妈交出来,我就让戴琳琳恢复原样!”

    陆敬之并没有被她的气急败坏吓到。

    反而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,笑了下,蔑视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符夕,你总是拿着我的弱点在这威胁我,是不是忘记了,你的弱点是什么?嗯?”

    “你!陆敬之!”

    “我的弱点只有一个戴琳琳,而你可多的很。符夕,五年了,你也该学会做事情之前先考虑下后果了!”

    符夕烦躁,“我需要考虑什么后果!我……”

    陆敬之忽然上前一步,逼近她的视线,打断她的话,“不要发疯,不要以为发疯了,全世界就要以你为中心,你的母亲,你的符氏,你的哥哥,只要我想,全部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。”

    他的话平淡有理,可是符夕听着,眼眶就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说,他的弱点只有一个戴琳琳,只有戴琳琳……那她呢,八年,原来她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面前的女孩子神色恍惚,看起来很脆弱。

    陆敬之眉头微皱,捏紧了拳头,才抑制住想把她抱进怀里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符夕,不要任性,放心,我不会害你母亲的,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符夕现在哪里能听得进去他的话,只觉得他心冷无情,已经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陆敬之没在继续逗留,转身欲走。

    他怕自己会真的被她击溃,不顾一切,自私的跟她只去追求所谓的爱。

    单单这一个爱字,可真是需要用尽全部的力气,才能不被它掌控。

    是,他爱她,但是他也十分厌恶她……

    厌恶她的疯狂,厌恶她的不计后果,更厌恶她在他心里生根发芽……

    他冷漠转身的样子,刺痛了符夕的眼。

    她的眼泪终于掉下来,拉住陆敬之的手腕,“陆敬之……我求求你,求求你把我妈还给我好吗?我以后离你远远的,不,你有什么要求,我都给你完成,哪怕你要我命来换戴琳琳的命都行,我只希望我欠你的,欠戴琳琳的,我来还!”

    她这样卑微的乞求,陆敬之不是没有感触,可是……一想到……

    他不能……陆敬之拂开她的手,用冷到极致的声音说,“不行,现在时机未到,等到了时机,我自然会把你妈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语毕,他没在做一分的逗留,直接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符夕瘫坐在地上,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他对她从来没有过一丝的纵容,她哭他没感觉,她难过他感觉不到,她崩溃他亦是不冷不热。

    原来啊,爱是可以轻易变质的,只需要十二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本好了很多的心情,现在忽然间又是阴沉难平。

    异国他乡,四月的天,阳光明媚温暖。

    却温暖不了已经冷掉的心。

    符夕一个人在街道上走着,很久很久,渐渐华灯初上。

    这里的酒吧很多,她忽然又想大醉一场,最好一觉醒来,自己什么都忘记了……

    灯红酒绿,她就这么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这种地方她其实很少来,不太懂这里面的门道。

    吧台上的人推荐什么酒,她就喝什么,根本就不挑。

    谁知道,这酒也是具有不一样的意义的。

    不一样的酒,就会吸引不一样的男人……

    这点她根本就不知道,喝醉了的时候有男人过来搭讪,她才忽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边的人都十分开放,并不扭捏,有的甚至以为你的拒绝更有刺激。

    此刻,符夕的推搡,就给了这些外国人极大的兴趣。

    有个甚至凑近了嗅着她身上的味道,用纯正的外语道,“东方女孩,真美。”

    符夕恶心的想走,但是却被人一手拉到怀里,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人挑起,符夕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眼看着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