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其他小说 > 夏婉宁陆景深 > 第28章 她并不坚强,她很脆弱

第28章 她并不坚强,她很脆弱(1/2)
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符夕终于把母亲带回了家,但却只是一个冷冰冰的已亡人。

    符家全家俱都悲痛不已,知道符母是为了什么这样做的时候,也都没人忍心在责怪符夕。

    符渊抱住在灵前安静流泪的符夕。

    “我们符家永远是你的后盾。”

    符夕轻轻靠在他的怀中,悲恸的哭声格外痛心。

    “哥……妈她还没有见到你成家立业,更没有见到我们生子,就这么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符渊叹息,“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兄妹两个痛心而又后悔,曾经以为自己还有很久很久的时间来追逐自己的想要的东西,却不知道,这世间很多爱都是在聚集,只有父母与子女的爱在分离。

    他们很快就会老去,等不了你的任性和偏执。

    天空又阴沉沉的,没多会大雨倾盆而下。

    陆敬之就站在符家的门外,听着里头的哀声阵阵。

    五月的雨打在脸上,像是在嘲笑他轻贱的深情。

    很久,他转身离去,自人间繁华,走入无尽的灰败。

    曾经他说,要让符夕知道,嫁给他就是地狱,其实不是,入地狱的是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家时,戴琳琳正坐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看到晚归的陆敬之,浑身都是水汽,一下子站起来,忙去给他拿毛巾。

    想要踮起脚给他擦拭,陆敬之却接过毛巾疲惫道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他很不正常,戴琳琳一下就能感受出来。

    低头看着地板,轻轻道,“是不是……你不想跟我结婚……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……”

    陆敬之打断她,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符夕她母亲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戴琳琳睁大了眼睛,“什么……那符夕……”

    她很慌,当初她也是因为父母离世,所以陆敬之才会产生恻隐之心,经常陪着她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他会不会离开她,又去陪着符夕呢?

    陆敬之看出她眼睛里的慌张,淡淡道,“她没事。”

    语毕,便抬步朝楼上去,“我去洗个澡,这几天很累,你也吓坏了,早点休息。”

    他没在说什么,只留一个背影给她。

    戴琳琳静静的看着他,许久许久,最后她转身,看向外面的倾盆大雨。

    符夕……没有了陆敬之,你还有符家,你可以过的很好。

    但是我不行,我什么都没有,我只有他。

    欠你的下辈子还你,但是今生,请你把他让给我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符母的葬礼结束之后,符夕整个人消沉很多。

    整日宅在家里,哪里都不去。

    符父叹息的同时更多的是心疼和无奈。

    也更加宠着她,惯着她,只希望自己的女儿不要疯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那样追逐陆敬之,如今一下子这样,他还真的很担心。

    每次出门,都要交代佣人好好注意下符夕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春去夏来,夏去秋来。

    陆敬之与戴琳琳的婚期越来越近,虽然他没有公开,但是作为上流世家,消息还是会传出来。

    九月初九,这个日子,一看就是戴琳琳挑的。

    戴琳琳是一个非常理想化的女人,脑子里除了爱情,别的不会多想。

    可见陆敬之是多么宠她,一切都按照她的喜好来。

    符夕淡淡的看着日历的日期,看似平淡无波,内心却忽的一痛。

    他即将成为别人的丈夫,他的一切都将是属于别人。

    这辈子,他们会是两条永远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。

    爱了他这么久,几乎疯掉,这内心的执念,她想过多种办法来去除,却无论如何都去不掉。

    这或许是病吧,能治吗?

    符夕起身,给自己画了妆,换了衣服,拿起车钥匙,出门。

    去的不是别的地方,正是医院。

    医生听到她的叙述之后,有点不可思议,“你的意思是想忘记痛苦的记忆?”

    符夕点头,“我觉得这是病,为什么别人失恋了,都可以重新来过,偏偏我不行。”

    如果他一直一个人,或许她可以做到不打扰。

    可是一旦他身边出现了女人,她的心就会异常难过焦灼。

    尤其是现在他要结婚了……跟那个她很讨厌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