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湛蓝的天空一望无际,山坡上灼灼如火的红色玫瑰花争相绽放,阳光倾洒下来,叶尖上露珠折射出刺目的光芒,时奚身处一片花海中央,呼吸间都是玫瑰花的阵阵清香。

    突然间那些凋零在地的玫瑰花瓣变成红色的液体,很快流淌开来将她白色的帆布鞋染成红色,并伴随着一股刺鼻的血腥味。

    抬头望去,漫山遍野的玫瑰花全都在滴血,嘀嗒,嘀嗒……

    时奚惊悚地瞪大眼睛,呼吸一窒,双腿不自觉地颤抖,回过神来急忙踉跄地往后退,却绊到地面凸起的石头,整个人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再次睁开眼睛,眼前不再是花海而是一个狭窄昏暗的巷子,两边堆放着杂物,凌乱不堪,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酸臭味,不远处年代久远的电线杆子,因线路故障灯一闪一闪的,滋滋作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她被一个人拉拽着往前跑,从她的角度只能看到男生的后背,不知道跑了多久,那条巷子似乎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时奚张着嘴巴呼吸,喉咙仿佛要冒烟似的,就在她坚持不住松开男生的手时,身后追上来的男人死死掐住了她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呼呼。

    时奚宛如弹簧从床上坐起来,睁开眼睛看到熟悉的房间,死死抓住了身上的被子,整个人像抖地像筛子,颤抖着右手去拿床头柜抽屉里的瓶子,不小心将药瓶打翻在地,掀开被子打开屋里的灯就要下地去捡,水泥地面上零星洒落着几颗白色药丸,恰好都掉在潮湿的地方,弄脏不能再吃了。

    绝望地闭上眼睛,时奚仰面躺在床上,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,好一会儿才适应过来。

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只见她巴掌大的脸庞透着苍白,额头和鼻翼两侧挂着细密的汗水,身上的睡衣黏黏糊糊贴着身体,她浑身已被汗水打湿,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屋外电闪雷鸣,噼里啪啦的大雨拍打着窗户玻璃。

    她和奶奶住在老旧的小区楼,下水道年久失修,容易造成积水。

    尤其是盛夏雷雨天,倾盆大雨持续一个小时,她们所在的一楼准保被水倒灌。

    她房间低矮的地方便会积小水洼。

    “奚奚下雨了,你记得把窗户关上。”

    门外响起奶奶的声音,时奚愣了下,张了张嘴巴好一会儿才找到自己的声音:“我知道,奶奶你快去休息。”

    床头的闹钟显示凌晨3点,时奚起身捡起地上的空药瓶来到窗前,看着雨水汇成一股小溪流顺着玻璃窗落下,心绪不宁。

    多久了,她没有再做噩梦。

    今晚却……

    细长的眉毛为蹙,时奚卷翘的长睫微颤,垂下眼睑,目光晦涩不明。

    用力捏紧了手心里的瓶子。

    次日,阳光明媚,大雨过后空气更加清新,不远处下水道盖子还半开着排放积水,小区门口一颗高大繁茂的香樟树昨晚被大风挂断一根粗-大的树干,民警叔叔们正在进行疏通工作。

    湿漉漉的地面踩上去很滑,骑自行车出门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,但卫生所很远,为了赶时间她只能骑自行车。

    时奚小心翼翼推着自行车绕过民警放置的警示牌,两年前奶奶突发脑梗,好在手术做的及时,才没有酿成大祸。

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住院两个月后出院,每天都需要吃降压等药物控制。

    她顺便也让陈医生给自己开一点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后时奚从卫生所出来,想到陈医生的提醒,装在口袋里的手轻轻摩擦着塑料瓶,几个呼吸后眼眸恢复清明,她不愿意回想往事。

    拿出斜挎包里之前装维生素片的瓶子,把刚才陈医生开的药倒进去,随手将塑料瓶扔进一旁的垃圾桶,弯腰打开自行车的锁,离开了医院。

    时奚骑自行车特意绕了一段远路,只为给奶奶买蜂蜜枣糕,老人家最好这一口,她算是熟客,老板认出她便宜了几块钱。

    就在她把装有枣糕的袋子装进自行车前筐准备回家时,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。

    时奚漂亮的杏眼微眯,不打算跟对方交谈,扶着自行车龙头就要往回倒,可另一人双手紧紧抓着她自行车的后座,一时间她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无可奈何之下时奚只好把自行车脚撑放下,双手虚虚握住龙头扶手,漫不经心搭腔:“你想要怎样?”

    余杰和他的跟班小弟,他们就读同一所高中,虽不同班,但余杰经常荣登公告栏‘光荣榜’,打架染发,迟到早退更是家常便饭,周一的升旗仪式,年级教导主任都会提到他。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