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都市小说 > 金屋藏莽 > 第 3 章
霄泽在楼上窗户探出个头来,一脸悠闲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唐笙儿仰着头朝何霄泽嚷道:“你把我指纹删了?”

    何霄泽嘴角微微翘起,点了点头。“你不是说我这种人可恶至极,倒了八辈子的霉认识了我这种畜牲?要跟我绝交?”

    唐笙儿皱眉,努力回想,好像是前两天何霄泽来找她的时候,她在屋里赏给他的话。当时还在气头上,什么话都敢往外飙。

    她的原话好像更狠:

    何霄泽,你这人是不是那方面不行啊?我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看上你这么个不举的畜牲……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说畜牲了么?我怎么不记得呢。呵呵,你听错了吧?”唐笙儿尴尬地装傻。

    难怪何霄泽好像没来她家找骂了。

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“没听错,是你脑子不太好。”何霄泽一副看好戏的表情。

    唐笙儿继续尴尬地笑笑道:“乖泽泽,你别生气,你霸霸我是说,你这种人,可、爱、至极,我才是畜牲我才是畜牲。快下来开门让我进去,我问你事情。外头好热呢。”

    “热?热就回去吹空调。家里凉快。”何霄泽一秒变脸,缩回屋里,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唐笙儿一愣,片刻后,对着何霄泽消失的窗口大吼:“何霄泽!你幼不幼稚?你个幼稚鬼!你敢惹我就别再来找我了!”

    楼上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唐笙儿平静了会儿,看着墙角从楼上延伸下来的一根粗粗的落水管想了想:“看在你关心我、费尽周折帮我找经纪人的份儿上,我再大人大量地原谅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这半山腰上就住着他们两家人,所以何家的院子铁门是没上锁的,她只是打不开进门的锁。

    她脸上微微一笑,走到墙角,抬头望了望刚刚何霄泽看她的那个窗口。

    “等着,姐姐来啦!”

    然后她把身上裙子的下摆稍稍系了个结,脚上的拖鞋一蹬开,便扒拉着那根落水管往上爬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敏捷的小身板儿,终于派上用场了。”

    何霄泽在房间里,耳朵轻轻动了一下,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唐笙儿自言自语的声音非常细小,却也被他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落水管的表面做了真石漆处理,以达到跟墙面融合的视觉效果,所以有些凹凸不平扎手。

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她一个学影视表演的人,皮肤本就细嫩,平日里时不时地就拿着护手霜在擦手。

    所以当她一不小心一掌抓住过去,掌心碰到一颗有些刺手的颗粒时,手掌条件反射地松了松,另一只手自然也就抓不稳了。

    已经爬了半层楼高度的唐笙儿,心中一紧,做好了摔个屁股开花的准备。

    然而,除了嗖地一下往下坠的感觉,并没有感受到摔惨了的痛。

    唐笙儿缓缓睁开刚刚那一刻吓得紧闭住的双眼,映入眼帘的竟是何霄泽低垂着看她的脸。

    她这才发现自己好好地躺在何霄泽怀里,甚至还能感受到一点点他轻微地喘息声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是在房间里吗?”

    怎么这么快就跑出来了?还刚好接住掉下来的她。

    所以?他是已经在下面看了她好一会儿了吗?她爬水管的样子……丑爆了吧?

    何霄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反而问道:“穿裙子爬水管?脑子呢?”

    唐笙儿脸色一沉,回答道:“喂狗了。”

    完了她又小声嘟囔一句:“还不是因为某个神经病把我指纹删了。”

    何霄泽看着她的腿皱眉头。“受伤了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咦?”唐笙儿自己都没注意,经他这么一说,才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,果然大腿上划了一条小口子,往外渗着血星子。这一看,唐笙儿突然便觉得疼了起来。“啊,好痛。”

    内容未完,下一页继续阅读何霄泽叹气一声,摇摇头,抱着她便往楼里走去了。

    唐笙儿一路在何霄泽怀里动来动去着急喊道:“完了完了。留疤了怎么办?怎么办怎么办?”

    皮肤对一个女演员来说多重要啊。虽说是腿,那留疤也是极为不妙的。

    走到一楼客厅里,何霄泽将唐笙儿往小沙发上放好,腿架在茶几上,便交代她不要乱动。

    然后就去找来医药箱。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不在家吗?”唐笙儿瞅了一眼,屋里没有人影的样子。

    通常何霄泽一个人在家的时候不喜欢被打扰,会让屋里帮忙家务的阿姨放假休息,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。

    “明天回来。”何霄泽轻轻掀开她的裙摆,大腿上猩红的伤口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唐笙儿看着何霄泽用棉签沾了消毒水准备帮她清理伤口,一脸惊恐地嚷嚷着:“轻轻、轻点大哥,痛不痛啊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