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修真小说 > 培福里1931 > 第八十三章 骗局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交货前一个礼拜,刚过晌午,崇德路的工人们便不得不停下生产——连日赶工之下,机器运转过载,终于在一串哀鸣之后,几台机器陆续损坏、罢工。

    徐小姐忧心忡忡,备货时间本就仓促,如此一来,恐怕更是赶不上交货时间。顾植民无暇多思,立即和宋北山带人连夜赶修机器。

    是夜,崇德路灯火通明,顾植民几人彻夜不眠,终于,翌日太阳初升之时,顾植民将最后一滴润滑油倒入机器,揿下开关,机器又重新运转起来。

    顾植民轻轻呼出一口气。徐小姐从厨房端来汤面,几人纷纷大快朵颐,唯独宋北山摇头拒绝。他脸色发白,眼底泛青,不时捂住腹部。徐小姐担心他身体,为他泡来一壶热茶,劝他若是身体不适,应当去医院瞧病。宋北山饮着茶,只道是老毛病,不碍事。

    徐小姐环顾四周,见大家眼底都挂上了厚厚的黑眼圈,忙将几人赶回家中休息。众人说散去,顾植民却没回培德里,就窝在办公室里小憩。

    天色大亮之后,工人们陆续前来上工。顾植民心神不宁,睡也睡不踏实,便索性爬起来,带着工人们加班加点,继续苦干。

    很快便到了约定的交货日期,货物却仍然没有备齐,崇德路工厂的烟囱从白天烧到黑夜,滚滚不息,大家都卯足了劲,想在码头停工之前赶齐货物。然而,承运公司的催货电话响了又响,顾植民只能咬咬牙,采取边装船边生产的形式,希望能赶上信用证上规定的装船期限。

    一车车冷霜连绵不断地往码头运去,天色越来越暗,码头渐渐安静下来。码头的煤油灯都灭完了,工人们亦都散尽了,距离着发货数量,仍然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小傅挂了承运公司的电话,愁眉苦脸地看着师父。误了发货日期,还得想办法与承运公司交涉。他叹口气,又是一件难差事!

    顾植民一言不发,走到窗前,点燃一支香烟,心中苦闷自不必说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崇德路却迎来了一位稀客。安菱公司驻上海代表主动寻到顾植民,提出可以与船公司交涉斡旋,进行预借提单,即让承运公司提前签发已装船提单,这样,顾植民就能赶在信用证有效期届满前顺利找银行结汇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单外贸货,顾植民犹豫许久,还是决定相信专业的代理公司。谁料,货物运达后,安菱迅速提走货物,百雀羚去担保银行提交汇票和单据,银行却拒绝承兑付款。

    “安菱提出证据,证明贵方货物实际装船完毕的日期,晚于提单上载明的签发日期。”

    银行经理同顾植民解释当下状况,瞧他的目光很有些同情。他在银行工作多年,对于这种跨国贸易诈骗,倒是屡见不鲜,只是未曾想到,上海滩鼎鼎大名的百雀羚老板顾植民,竟也会上这种当。

    “这张单据涉嫌作假。我们已经确认,单据的真正签发日期与信用证上规定的货物装船日期不符合,因此这张汇票无法承兑。而且我行保留起诉贵公司的权利。”

    顾植民听罢,脑袋嗡嗡作响,一时有些眩晕。小傅上前一步,赶紧扶住师父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顾植民缓了半晌,终于站稳身子。他脑中闪过许多画面,此时此刻,他才明白,这场交易,从头到尾都是安菱公司的骗局。从竞争对手润维的出现,到压缩发货日期,再到办理银行信用证,乃至走到预借提单这一步,一步一步,全是安菱预先设计好的阴谋骗局。

    银行按照规矩办事,汇票已然无法承兑,这便意味着百雀羚一分货款都收不到,这段时间的辛苦全部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顾植民气得浑身颤抖,他恼羞成怒,回到家中,环顾四周,瞧见徐小姐,顿时满腔怒气有了出口。他连声责备徐帧志,怪她行事不妥,谈来的合作出了如此大的纰漏。

    徐小姐一眼看破丈夫的色厉内荏,瞧着顾植民努力撑起自己的威严,她无奈摇摇头,懒与丈夫争执。都是自家事体,何苦闹将开来,关起门来复盘,方才是解决之道。

    夜间,夫妻二人正襟危坐,顾植民自知理亏,又拉不下面子同徐小姐道歉,只偷偷在她梳妆桌上放了一朵花。

    徐小姐瞥见,轻轻一笑,很快又淡去。她仍同从前一般,横顾植民一眼,然后便同他商量起解决办法。此事明显有诈,她提出想法,预备收集材料,起诉安菱。

    顾植民点点头,事到如今,也只能如此。徐小姐又问他,是否暂缓冷霜出口一事,顾植民却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从前我便立志,要做出物美价廉的护肤膏来,造福天下姊妹。如今冷霜即将销售四海,不敢说志向全然实现,只盼百年之后能坦然说一句,未曾辜负当日初心。”

    这回顾植民不再贸然行动,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