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修真小说 > 培福里1931 > 第八十四章 离别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顾植民心神欲裂,他一把抓住徒弟胳膊,要他讲明状况。小傅哽咽不已,只道徐小姐意外从楼梯摔落,此次此刻,正在医院强救。

    顾植民疯也似的赶去医院,在手术室外煎熬半晚,却还是没能见到爱人最后一面。他冲进手术室,徐帧志正静静地躺在床上,脸上一丝血色也无。

    顾植民抱着妻子,放声恸哭。小傅、阿凌站在一旁,掩面而泣,宋北山望着两人,脸色惨白,默默无言。

    顾炯为收到消息,连夜从学校赶回来,他泪如雨下,望着毫无声息的母亲,一夜衰老的父亲,尤自不敢相信眼前的惨象。

    顾植民头发一夜斑白,衰老许多,他心力交瘁,精疲力竭,双眼一闭,歪倒过去。

    众人吓得大骇,医生忙将他扶到床上,一番检查,只是悲伤过度导致的昏厥,并无其他大碍。

    顾植民醒来之后,在公寓枯坐一晚,回忆起这些年里与徐小姐的点点滴滴,今日出门之时,妻子还嘱咐自己少喝些酒,早点回家。想到此处,他眼眶再度湿润,依在窗前,望着天上皎洁月光,仿佛妻子还在身旁一样。

    徐小姐下葬时,周璇在香港剧组里哭红了眼睛,梁銮珍前来送好友最后一程,亦是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痛失挚爱,顾植民醒悟许多,看破许多。他嘱咐小傅、阿凌通知其他国货品牌,小心安菱公司的阴谋诡计,不要重蹈百雀羚的覆辙。许多同行受他恩惠,纷纷前来登门探望。但顾植民谁也不见,只让儿子炯为出面招待。

    他心痛难耐,望着帧颜的半成品,泪流满面。佳人已去,遗恨空留,“帧颜”①计划从此被无限期搁置。

    自那之后,顾植民常把自己锁在家里,一个人遥望天空,独坐良久。

    顾炯为也沉默许多,他站在门后,望着父亲的背影,头一次觉得他如此苍老。

    顾植民不再管事,他把工厂一应事物安排给小傅、阿凌和宋北山决定,顾炯为也默默退学,进入公司,开始学习经营管理。在小傅等长辈的看护下,他迅速成长起来,主动接触兰先生引荐而来的代理商,经过连日谈判之后,终于定下了双方都满意的合同。

    崇德路工厂如同从前一般运转着,这回,冷霜按时装船,运往世界各地。这只百雀小鸟终于从培福里飞到了东南亚,飞到了欧洲,飞到了各种皮肤的百姓手中,收获了无数好评。

    百雀羚的外贸订单连绵不断,小傅和阿凌都很欣慰,长江后浪推前浪,顾老板和徐小姐拼搏半生,总算后继有人。

    百雀羚蓬勃发展的同时,上海局势愈发紧张。国民党在战场上节节败退,越发搜刮百姓。政府大量印钞,物价飞涨,即使用麻袋结算工钱,仍旧赶不上物价上涨的速度。

    百姓们怨声载道,政客们却我行我素,毫不关注民生民计。

    时局艰难,通货膨胀,畅销的百雀羚反倒成了硬通货,许多客人拉着成捆钞票,购买冷霜囤积。

    小傅同顾炯为虽然心疼,却毫无办法,明知钞票就是废纸,百雀羚也必须售卖。他们也想找顾植民拿主意,但顾植民日日躲在家里,活得如同一潭死水,小傅上门数次,见师父披头散发,神情萧索,想开口劝慰,顾植民却摆摆手,阻止了他的长篇大论。

    小傅和顾炯为没办法,只能每日盘账后,带人争分夺秒购买原料,极尽所能开源节流,偶尔因事耽搁一个时辰,价格便会上涨不少,亦只能硬着头皮,加钱采买。

    时日一日艰难过一日。这日深夜,顾植民躺在床上,辗转反则,似梦非梦中,他到达了一片朦胧之地,在团氤氲浮动的雾气之间,他仰头望去,满月与白云之间,一团鸟雀盘旋、飞舞、翱翔着。

    顾植民望着头上百鸟,渐渐失神,突然,它们朝他俯冲而来,渐渐迫近,迫近……

    他猛地醒来,发现只是一场梦。顾植民披衣而起,站到窗口的老地方,仰望着梦中的月亮。他望月思怀,许多年来,自己都未曾再梦到百鸟翱翔了,这是他和百雀羚的缘起,亦是对他的提醒,不能再沉湎过去,必须清醒过来,带着百雀羚继续向前。

    翌日一早,顾植民修理须髯,梳好油头,振作精神,重回崇德路。他重新操持起百雀羚的大小事务。

    小傅、阿凌大喜过望,忙将难关禀报于他,顾植民听罢,当机立断,祭出限购政策。他做冷霜的初衷是造福天下姊妹,希望能够帮助更多的妇女,他不想,亦不能让百雀羚的冷霜成为商家囤积居奇的工具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顾植民还让儿子每天去黑市将所有财产换成金条,种种手段之下,还是赶不上钞票增发的速度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,宋北山意外晕倒在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