馨歌尔 > 玄幻小说 > 我穿越成了女帝的大反派师父 > 第一百二十九章 白瑶瑶的固执

第一百二十九章 白瑶瑶的固执(1/2)
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下一刻,一道巨大的冲击力袭至萧玉寒的身后,他竭尽全力抵挡,随后只觉得胸口好似被什么猛兽给撞了一般,强大的震动自身体传到大脑,震得脑子生疼,萧玉寒这次都不是吐血,也是溢血,嘴里的淤血止不住溢出,他的双手也开始不停地颤抖。

    他很是惊讶,毕竟这不像是被剑砍中后造成的伤势,而且以那个男人的实力,自己无论怎么抵挡,也不可能还能有神智。

    回头一看,柳剑棠的身影出现在此地,他也受了不轻的伤,但一人一剑站在那儿,却是能让人感到安心。

    “萧师弟,拿后背去挡剑,你是真的想得出来,简直跟蠢货一样,我要是不来,你今天得成两段!”

    萧玉寒虚弱地苦笑了起来,“多谢师兄了!”

    柳剑棠回头看了一眼,随后说道:“白瑶,照顾好你师父!”

    此时白瑶看着重伤的师父,眼里充满了担忧,尽管如今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哭哭啼啼的小姑娘,可眼中的泪水还是止不住,一边运功为萧玉寒疗伤,一边哽咽道:“师父……我们是想帮忙,不是想给您添乱的!”

    萧玉寒伸手轻轻为白瑶理了理额前散下的头发,“傻丫头……师父都明白的,不怪你……”

    此时柳剑棠一人一剑挡在三人面前,锐利的双眼死死盯着那黑衣男人,也不知多少年,他没有见过这样强大的剑客。

    刚才那一剑,柳剑棠就算能挡下,却也因此而受伤。

    “报上名来!”柳剑棠目光冷厉地看向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但或许是因为还顾忌苏离,他此时没有和柳剑棠动手的心思,只是盯着柳剑棠看了片刻之后说道:“文啸!你有资格问我的名字,今日我就不陪你玩儿了,柳剑棠,活下去,有一天我会亲手取走你的姓名!”

    说完,黑衣人抱着苏离就离开,柳剑棠没有上前阻拦,因为此时后山地牢的动静越来越大,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苏醒。

    他看向白瑶和艾月,“照顾好萧玉寒,我还有事。”

    艾月看向后山地牢的方向,这才发现那边已是满地的尸体,之前那些跑出来的妖兽和罪犯都已经被斩杀殆尽。

    她这才意识到柳剑棠师伯的可怕,这一人一剑,竟是真的没有让后山地牢的妖兽和罪犯跑掉任何一位。

    此时萧玉寒浑身颤抖着倒在了白瑶的怀里,白瑶抱起师父就准备前往戒律堂,毕竟此地离戒律堂最近,“艾月师姐,我得先找个地方为师父稳住伤势,你留下帮助柳师伯。”

    艾月点了点头,白瑶心中慌乱不已,抱着萧玉寒就赶往戒律堂。

    戒律堂内,萧玉寒再次苏醒过来,看着正准备给自己施针的白瑶,当即抬手制止道:“师父没事,先去天剑大殿,敌人未退,咱们不能松懈。”

    白瑶的态度很是坚决,“师父!不行!你的伤势很严重,这次不同以往,你不是伤到筋骨,而是已经伤到了内脏,如果不好生处理,会要命!”

    “没事!为师的灵力恢复了一些,可以压制住伤势,先去天剑大殿!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白瑶眼中含泪,继续说道:“师父……已经够了,您尽力了,能不能不要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,守护天剑宗又不是您一个人的职责,师伯师叔们都会去做的,您现在已经受伤了,可以休息了,剩下的事情就让其他人去做吧!”

    听到白瑶的话,萧玉寒有些动容,随后摇了摇头说道:“瑶儿,师父不会胡来的,也不会去自己找死的,我只是想要去看看,是不是还有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白瑶直接开口制止萧玉寒再说下去,她眼中含泪,眼神尽是担忧,“您在苗疆的时候也是这样,为什么呢?为什么要甘愿去付出呢?明明您现在只要好好休息,剩下的事情一样会有人去做,让自己轻松一点不好吗?”

    萧玉寒伸手抚了抚少女的脑袋,“傻丫头,如果我要是天剑宗的弟子,那我一定躲得比谁都快,为师很怕死的!可如果我身为长老都不顶上去,那么还能指望谁去守护宗门呢?当然……也会有人要顶上去的,你的掌门师伯,你的沈师伯,还有你的柳剑棠师伯,甚至是你的小师叔,为了天剑宗都可以挥洒自己的热血,可他们都是我的亲人,也是你的亲人啊丫头,就像刚才为师身陷险境,你会奋不顾身前来相救一般,你能理解吗?”

    白瑶一个劲儿地摇头,“师父,不是这样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人啊……得有一个可以为之付出性命的理由,你的同门,甚至是长辈们都有自己的理由,为师也有自己的理由,天剑宗是,你的师伯师叔们是,你也是,你的师兄师姐也是,李纤云犯了错,为师身为师父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