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馨歌尔小说 www.xinguer.com】

    kuwenxue酷文学kuwenxu

    顾涟一晚上都没吃东西,胃里就两块杏干,腰又酸得厉害,只能闭眼自己按压。

    忽然,感觉有人在面前站定。

    她睁开眼睛,看到了面前的陆泽琛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男人弯腰,将她从台阶上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窖高度不低,搭了个小二层,上面有休息地方。

    陆泽琛把人抱上去,又把苹果醋端上去。

    顾涟是做好了他兴师问罪的准备的,没想到他反常地没问。

    她端起苹果醋,陆泽琛就在她身边坐了下来,单手横在沙发背上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等她喝了一半,陆泽琛才侧过脸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挺好喝的。”她象征性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陆泽琛面无表情,说:“跟杏干比呢?”

    果然,还是得来。

    顾涟张了张嘴,正要辩驳,就听到身边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以后少吃乱七八糟的东西,你无所谓,别带累我儿子。”

    顾涟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很困难,我就习惯乱七八糟的食物,你儿子非得吃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。”她转过头,故意刺他,“未必是儿子!”

    陆泽琛抿唇。

    视线往下,在她肚子上扫了一遍。

    他对于男女其实没多大执拗,在她逃跑之前,他甚至没想要孩子,自然也不会有特定偏好。

    只是如果她生的是儿子,有些事会容易很多……

    念头一出,他就皱了眉,收回了视线。

    气氛僵硬下来。

    顾涟喝了果醋,莫名有了胃口,觉得有点饿。

    胃里传来动静,她赶紧吸腹,避免被陆泽琛发现。

    又喝了一口果醋,用力过猛,不经意之间就呛着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

    陆泽琛听到动静,转头去看她,冷着脸把人拉过来,在她后背拍了两下。

    顾涟缓了很久,总算停止咳嗽。

    想着从他怀里离开,又被他扣着走不了。

    “松开。”

    陆泽琛非但没松,还把她翻了过来,让她躺在了自己怀里。

    他这态度太反常,让顾涟有点没底。

    抬眸看他的功夫就被他捏住了下巴,吻也紧随其后。他是喝了点酒的,口腔里还残留着苦艾酒的微苦。

    唇瓣被吮住,却不是习惯的粗鲁力道,反而有点爱怜的意思。

    顾涟微微皱眉,想要伸手去推他,又被他按在了身侧。

    陆泽琛闭着眼睛,耐着性子描摹着身下人的唇形,觉得她唇瓣发凉,酸酸甜甜的,倒有点像果冻。

    轻微松开一点,对上她略惊的眼神。

    总算不是厌恶的眼神。

    他直起身子,靠在了沙发上,单手托着顾涟的头部。

    顾涟身子僵硬,眼神一晃,有点不自然地侧过脸,从她的角度,只能看到陆泽琛流畅的下颚线。

    咕嘟——

    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陆泽琛眉心收了收,随即直起身子,饶有兴味地看了她的肚子,然后转向了她的脸。

    顾涟唇瓣颤了一下,脸色有点不自然,快速撑起身子。

    “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陆泽琛嗤了一声,却没有嘲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站起身,抬手在女人微热的脸上碰了一下,“上楼,再吃点杏干?”

    顾涟:“……”

    nxicy更新快 兰溪 nxicy</p>

    【馨歌尔小说最新章节 m.xinguer.com】